全国境外输入关联病例11例 涉5省最小确诊患者3岁


杨勇与“全副武装”救护车司机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“遇到重庆老乡,送给我一个口罩”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与医护人员告别后,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,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。“隔离14天,终于自由了!”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,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,“还是有些舍不得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,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,但更通人情。”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杨勇坦言,在欧洲确实遇到过对华人面孔保持警惕的人,记得在一处景点想找人帮忙拍照,有两三个人是表示拒绝的,立刻与他保持一段距离。“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一两次。”

在欧洲其他国家,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,没问题就基本放行。但这一次却不一样,“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,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。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,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,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。”

全省累计治愈出院64142例,其中:武汉市46991例、孝感市3389例、黄冈市2782例、荆州市1528例、鄂州市1335例、随州市1262例、襄阳市1135例、黄石市976例、宜昌市894例、荆门市887例、咸宁市821例、十堰市664例、仙桃市552例、天门市481例、恩施州245例、潜江市189例、神农架林区11例。

“既然俄罗斯这样规定,又全部免费,那我会全力配合。”杨勇称,华人朋友也为他宽心,说这是最理想的结果,因为他已经太疲惫了,正好可以养精蓄锐,用14时间的休息来证明自己的健康。

欧洲疫情蔓延期间,杨勇选择不住酒店:“20多天,我都是在车上睡的。一次饭店没去、一次澡没洗过…… ” 3月中旬,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,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国计划。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,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。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,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。